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太极高手在未来_ 三一五、谈妥了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28 13:2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梅生晓月小说太极高手在未来 三一五、谈妥了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事实证明,这位斗笠神皇在意识上和老辣的朱亮还差得很远。不说别的,这位朱亮先生洞察先机的本事可真的是一流。

    不过是斗笠神皇不按计划的行动,朱亮便毫不犹豫地舍弃了陈少阳,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如同有默契一般,陈少阳也没再追,而是折返而回。

    朱亮走了不过片刻,西羌候的部队立马响起了收兵的指令。正在交战的士兵们顾不得黑白营地的掩杀,兵败如山倒,很多人慌忙撤退,甚至连武器都扔下了。

    陈少阳没有赶尽杀绝,而是传令下去,尽量留活口。

    这一场战斗不过是大战来临前的开胃小菜,就算没有这场战斗,陈少阳也打算主动去找找别人的麻烦。因为联邦更改了计划,陈少阳的任务从配合军部夹攻,变成了帮助联邦理清黑暗大地上的势力。

    这就是段家掺和进来的结果,陈少阳从军部被划拨到了内政部。前后夹击异族营地那是军事调动,那么帮助联邦理清黑暗大地上云省范围内的势力就属于内政范围。段莫先生固然没有对陈少阳的直接指挥权,也拥有了起码的知情权和参谋权,这就是段先生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,不论是议会、李钊或者是剑白,都没有任何的拒绝理由。

    所以到了陈少阳这里,他就需要带着黑白营地的部队,以及来自联邦的部分补给,将整个云省除了异族部落的所有地方犁一遍。

    林家和剑白在这一手上输了,承受结果的却是陈少阳。

    为了补偿,林老爷子也许诺了一批物资,剑白虽然没有说什么,不过答应等陈少阳撑不住的时候可以让高刚给他们帮帮忙。

    陈少阳凌空踏步而来,此刻的斗笠神皇终于也察觉了不对劲的地方,拼命地催动手中的封印,想要继续扰乱无极的精神力量。

    可惜已经晚了,陈少阳的精神力已经和无极建立了链接。这种牢不可破的关系一旦建立,除非是尊者级的强者出手,其他的人或者物的,都不能解除这种链接。

    就像普通的强者,不能介入别人的意识,也无法将意识分身放入别人的识海,只能选择特殊的容器存储起来一样。

    无极黑白的盔甲闪动着寒光,在和斗笠神皇的对峙之中疯狂挣扎。

    陈少阳毫无阻碍地走到了无极徽记上方,身形消融,已经和无极机甲合二为一了。

    斗笠神皇此刻已经逃出去了几百米,他破坏了整个团队精心制定的计划,才导致了这次任务的失败。所以,他现在不但是陈少阳的敌人,还是整个团队的敌人。没有人会饶过他,除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他逃得飞快,甚至只用了一击就击溃了林诺诺的黑玫瑰。他不惜一切代价,刚刚那一击就用上了自己的本源道。

    再看他飞速跑远的样子,步履之间逸散的能量和一辆飞行器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“现在想走,已经晚了。”

    无极黑白的盔甲如同晴空魅影,骤然出现在奔逃的斗笠神皇身边。

    巨剑扫过,斗笠飞散,接着是一张枯瘦的,如同干枯树皮的脸。白眼仁多,黑眼仁少的双目之中尽是骇然、绝望和不甘。

    这样的神情,陈少阳只看了一眼,就觉得很深刻。

   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神帝级别的一击,足以将一个寿限将至,拼死一搏,就连心理都已经逐渐变态的暮年神皇绞杀成灰。

    其实若是换个年轻一点的,心理正常的人过来,这一次的行动未必会失败。

    然而年轻一点的神皇,绝不至于冒这种风险前来做这种事情,只有这种已经走到陌路,千方百计想要获得续命希望的人,才会有被驱使的可能。

    不用猜,陈少阳都知道他们的背后站着谁。研究所,段家,除此之外,再无他人。也只有那个用‘永生’的课题吸引着许许多多强者和家族,把握着最为神秘人类基因与寿命的机构,才能够驱使这样的暮年强者出来卖命。

    反正都已大限将至,成则多活十年,二十年,不成则死。反正都是要死的,给研究所卖命,至少还保留着一丝丝的希望。

    陈少阳前脚刚到联邦,后脚西羌候营地就悍然发动了战争。好巧不巧,正正就是冲着无极来的。然后就是联邦,段莫又好巧不巧,正好提到了无极机甲。甚至于陈少阳都怀疑,其实那段问话之中有不少都是段家的私货,只有最后几个问题才是联邦真正关心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个段家,已经和研究所勾搭得太深,越走越远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想要盗走无极,这个目的其实很好猜。没了这台“剑白大人送的”古机甲,陈少阳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的神皇而已。这样的实力,固然已经算是一方强者,却远远够不上棘手。可是陈少阳有了这台古机甲,那可就不一样了。一位堪比神帝的强者,足矣拥有和各大家族平等对话的权力,这才是他们真正的忌惮的。

    至于研究所,他们和段家应该是相互利用的关系。这样的家族,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忠诚和立场,只有永恒的利益。

    陈少阳正是因为想通了这些,同时又接到了关键的信息,这才直接出手将斗笠神皇击杀。因为他知道,自己得不到想要的信息,也不认识这位神秘的斗笠神皇,留他下来,除了增加隐患之外,没有任何好处。这位斗笠神皇一死,西羌候的大军潮水般的褪去。

    来时十万雄兵,威风赫赫,走时留下满地残尸,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陈少阳站在正在拆卸的城墙工地上,看着下方正在搬运尸体碎肉的领民们,心中升起不少的感慨。当然,主要的感慨还是来源于身边那个俏生生的女子。

    林诺诺就站在陈少阳身边,只比他落后半个身位,随着陈少阳的目光看向整个战场。见陈少阳似乎有些感慨,林诺诺就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何必感伤,人类与异族的战争,每一次死的人都不比这一次少。这已经算是很好的了,至少你们还守住了营地,还有一个可以栖身的家园。没有成为丧家之犬流落荒野,也没有成为阶下囚当牛做马,这就是很好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林诺诺的安慰听起来很扎心,陈少阳却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,我就都当你在夸我了。”

    陈少阳指了指下方那些正在辛勤劳动的领民们。

    “你看他们,和联邦的公民又有什么区别呢?都是我的子民,我可经不起什么大的伤亡。我整个营地,发展了两年多,现在也才十三万八千九百二十四人。这一场战争,就死了万余人,我的营地可经不起这种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“优柔寡断,你这样子是当不好一个君主的。”林诺诺没好气道,不满地哼了一声,又继续说道:“既然你不愿意跟我说这个话题,那就来谈谈咱俩的婚事吧!”

    陈少阳听到了尬住的声音,整个人都被一种名字叫做尴尬的东西定住了,怎么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林诺诺也很不自在,尤其是在作为女方,竟然主动提起了这一茬。她就更不自在了。

    陈少阳自然也明白这一点,当然不能够让女生继续尴尬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既然是家师剑白所言,我自然不敢有任何反对。”

    “啊?合着你娶我是被逼的呗?姑奶奶我还不想嫁呢……”

    林诺诺言罢甩袖子就要离开,却被陈少阳一把拉住。转过身,注视着陈少阳的眸子,那清澈的,深邃的眼神,直勾勾地看着她,让两朵红霞飞上脸颊。

    “你,你看着我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是愿意娶你的。诺诺,其实我们接触的并不多,见面的次数也有限。相较于我们漫长的生命而言,我们相处的时间可能只是小小的一部分。我知道这样对你,对我而言,都太过草率,也对你极度的不公平。但是,这也是目前能够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。所以在今后,我们还可以继续相处,直到你认为感情合适了,到了时候,我们再成为真正的夫妻,相伴一生也不迟…”

    “唉,你这个人还是个领主,怎么就婆婆妈妈的。”这回轮到林诺诺发愣了,她从来没想过陈少阳心里会有那么细腻的想法。感觉好笑之余,竟然又有些感动,这是一种她也说不上来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这个年代,哪有你说的那么些弯弯绕绕。反正都是要嫁人的,我觉得你不错,我觉得你也还可以,这样就足够了。说实话我不反感了,也可以说蛮欣赏你的。你脑子虽然迂腐了一点,但是有韧劲,敢打敢拼,一肚子坏水儿,这些都是优点。凑合着过过早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林诺诺挣脱了陈少阳的手,一脚踢飞脚边的碎石,不知道砸倒了什么东西,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些人,说得好听点,叫做征战沙场纵横大地,说得不好听一点,说不定哪一天就死了。每个人都是朝不保夕的,你我如此,上面那些高高在上的也好不到哪里去。所以,凑合着过吧。”

    林诺诺说完,不耐烦地摆摆手,就打算走了。她就是来摊牌的,这段时间她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东西,尤其是这两年,研究所的生涯,可能是寻常人一辈子两辈子都无法经历的东西,她都经历了。最后还是多亏了陈少阳,她林诺诺才能够恢复正常。所以她对这一切都看得特别开。

    最开始,林诺诺还是有一些怨气的,埋怨自己的哥哥,爷爷,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讨好剑尊的筹码。可是想了很多事情之后,就渐渐也想通了。

    首先,陈少阳对她是真的有感情的。这一点,林诺诺能够很清晰地感觉到。陈少阳虽然看起来没什么,但是对她的在意程度,其实不亚于自己的两个小徒弟。林诺诺是感动的,同时,她也对陈少阳有着好感,她从不否认这一点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其实就已经够了。既然自己不讨厌对方,对方也不讨厌自己,那还要强求什么呢?

    林家,三代单传,到了林玄武这一代才好不容易多了个孙女,那宝贝程度,甚至超过了继承人林猛猛。怎么可能把她林诺诺拿出去当筹码,要是榆木脑袋的老爹和爷爷能够开这种窍,林诺诺觉得自己都可以不用操心家里了。

    所以,林诺诺来找陈少阳摊牌,其实就是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——我赞同这次联姻。

    陈少阳就像是被一把巨锤砸了一下,两眼冒着金星。两世为人,虽然也曾有过恋人什么的,可是这样一份感情放到了末世就弥足珍贵起来。

    一激动之下,陈少阳就拉住了林诺诺。

    曾经有个尾人说过,孤男寡女对视超过五秒钟,下一个步骤就是拥吻。

    陈少阳不是什么新手,很熟练地搂住林诺诺的后脑勺,找准了香唇,狠狠亲了下去。至于在自己背上捶得砰砰砰的小拳头,就被陈少阳自然而然地忽视了。

    他是神皇,林诺诺打不过他。

    这样做得后果就是,堂堂黑白营地领主,未来整个云省的头号话事人,三天没能见人。

    没有别的原因,嘴巴被某个小辣椒辣坏了。

    被咬出了两个牙印子,还被蛮横地要求,禁止使用玄力将之愈合,要给陈少阳一个教训。陈少阳不敢不从,只能就这么挂着两牙印子躲在练功房练功,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铁狼来打理。

    实际上也没什么大事儿,铁狼曾经也是一方势力的霸主,又算是黑白营地的元老级人物,上手很快。

    之所以只维持了三天,是因为陈少阳一直在等的神秘人物,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来自不遥远地方,一直闻名,却从未见面的西羌候大人,来了。亲自,本尊亲临,只带了两个随员秘密到访。

    陈少阳从来没有想过,堂堂西羌候,竟然会是一个如此憔悴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